花鸭

编辑:东风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0 16:39:58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这首《花鸭》诗是杜甫在成都所作《江头五咏》(丁香、丽春、栀子、鸂鶒、花鸭)的最后一首。这五首诗都是借咏物以自咏的,而《花鸭》一首,结合自身经历,讽刺特深。
作品名称
花鸭
创作年代
唐朝
作品出处
《江头五咏》最后一首
文学体裁
五言古诗
作    者
杜甫

花鸭基本信息

编辑
【名称】《花鸭》
【年代】盛唐
【作者】杜甫
【体裁】五言古诗

花鸭作品原文

编辑
花鸭
花鸭无泥滓,阶前每缓行⑴。
羽毛知独立,黑白太分明⑵。
不觉群心妒,休牵俗眼惊⑶!
稻粱沾汝在,作意莫先鸣⑷![1] 

花鸭作品注释

编辑
⑴此二句以花鸭之无泥,喻自己之洁身,以花鸭之缓行,喻自己之从容自得。
⑵上句以羽毛独立喻自己的才能,下句以黑白分明喻自己的品德。所谓黑白分明,也就是是非分明,善恶分明。杜甫所咏的花鸭,羽毛应当是分黑白两色的。说“太分明”,似有贬抑意,其实是极力赞扬。这句诗充分表现了杜甫“疾恶如仇”的性格,在旧社会,是极可贵的。
仇兆鳌注:“下四作警戒之词。群心众眼,指诸鸭言。然惟独立,故群心妒;惟分明,故众眼惊。”按群心众眼,比一般俗物。
⑷稻粱,喻禄位,先鸣,喻直言。末二句含义极深广,意在揭露权贵们用威迫利诱的手段来垄断言路,使大家都不敢则声。这种现象在旧社会是极为普遍的,如《新唐书·李林甫传》:“林甫居相付十九年,固宠市权,蔽欺天子耳目,谏官皆持禄养资,无敢正言者。补阙杜琎再上疏言政事,斥为下邽令,因以语动其余(其他官吏)曰:‘明主在上,群臣将顺不暇,亦何所论?君等独不见立仗马乎?终日无声。而饫三品刍豆。一鸣,则黜之矣。后虽欲不鸣,得乎?’由是谏诤路绝。”(陆游《长饥诗》:“早年羞学仗下马。”即用此事。)所谓立仗马,就是摆样子的马。《新唐书》卷四十六:“飞龙厩日以八马列宫门之外,号‘南衙立仗马’。仗下,乃退。”杜甫由左拾遗贬华州司功参军,也正是由于好开腔,好管“闲事”,以至触怒了唐肃宗和他的亲信。但是杜甫并不后悔,而且一直鸣到死,这就是他的伟大过人处了。所以把这两句单看作警戎的话是很不够的。[1] 

花鸭作品简析

编辑
这首《花鸭》诗是杜甫在成都所作《江头五咏》(丁香丽春栀子鸂鶒、花鸭)的最后一首。这五首诗都是借咏物以自咏的,而《花鸭》一首,结合自身经历,讽刺特深。旧注以为“戒多言”,还是肤浅和片面的看法。[1] 

花鸭作者简介

编辑
杜甫像 杜甫像
(712~770)字子美,自号少陵野老,世称杜少陵。生于河南巩县(今河南省巩义市)。天宝中到长安,仕进无门,困顿了十年,才获得右卫率府胄曹参军的小职。安史之乱开始,他流亡颠沛,为叛军所俘;脱险后授官左拾遗。后弃官西行,入蜀定居成都,一度在剑南节度使严武幕中任检校工部员外郎,故又有杜拾遗、杜工部之称。晚年举家东迁,途中留滞夔州二年,出三峡,漂泊鄂、湘一带,贫病而卒。杜甫生活在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时期,其诗多涉笔社会动荡、政治黑暗、人民疾苦,被誉为“诗史”;其人忧国忧民,人格高尚,诗艺精湛,被奉为“诗圣”。他善于运用古典诗歌的许多体制,并加以创造性地发展。他是新乐府诗体的开路人。他的乐府诗,促成了中唐时期新乐府运动的发展。他的五七古长篇,亦诗亦史,展开铺叙,而又着力于全篇的回旋往复,标志着诗歌艺术的高度成就。他在五七律上也表现出显著的创造性,积累了关于声律、对仗、炼字炼句等完整的艺术经验,使这一体裁达到完全成熟的阶段。杜甫是唐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,与李白并称“李杜”。存诗1400多首,有《杜工部集》传世。[2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 古诗 中国文学